巴西裁判兼职新冠护士 裁决比赛之余还要裁决生死
当新冠疫情迫使巴西足球赛事停摆时,裁判贝内韦努托面临生计无着的未来,为此接受了当地塞特-拉戈斯市为数不多需求仍然旺盛的工作之一,在挤满新冠患者的公立医院担任护士。  现年40岁的贝内韦努托毕业于护理专业,但选择足球裁判作为主要职业。但巴西裁判按比赛场次支付薪水,大多数只是半职业裁判。新冠来袭之后,他申请了一家小医院的职位,去年4月至10月在那里工作,不得不在夜班做出生死攸关的决定。  “每天都是令人绝望的一幕,人们不顾一切想要呼吸,给他们吸氧,常常根本不起作用。我们做了插管,然后病人心脏骤停。我们不得不千方百计抢救,一些人复活了,另一些人没有,到处都是痛苦的家庭。”  到目前为止,巴西已有30多万人死于新冠肺炎,上周起部分医疗体系陷入崩溃。贝内韦努托目睹了医院如何努力应对蜂拥而至的病人,“我看到一名17岁哮喘患者在几分钟内死亡,太震惊了。还有一位陪伴祖母的年轻人。他没有早点带她来,因为她不想来,来的时候她已去世,我们无能为力,我是祖母带大的,我和他一起哭了。”  巴西足球赛事去年6月开始恢复,贝内韦努托回到了裁判岗位,但又坚持当了3个月护士。尽管身兼两职,他在巴西联赛中担任VAR助理表现出色,去年12月通过国际足联认证。  在兼职的3个月里,他不得不独自呆在酒店,通过视频与同事举行赛前会议,比赛结束后回到家,准备去医院轮班。每次旅行后,他都会接受新冠检测。去年11月,在1场巴西联赛结束后,他的新冠检测呈阳性,“我非常害怕,头4天很可怕,几乎下不了床,说一句话没法超过4个词,训练更谈不上了,我还怎么执法比赛?”  所幸的是,贝内韦努托恢复了健康,去年12月13日在一场乙级联赛中复出,全场跑了12公里,超过许多球员。那时他已不再兼职护士,但这段经历改变了他,“我对球员有了更多理解和宽容,我知道怎么跟他们说话,我享受比赛的每一刻,因为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。”  贝内韦努托还认为,这场大流行让人看到,与超级球星相比,医护人员得到的关注和赞赏实在少得可怜,“我一直认为人们高估了球员,好像他们是偶像一样,我从来不喜欢这样。对我来说,应该给予那些拯救生命的人更高价值,比如医院里搬运受感染物料的清洁女工,他们应该得到更高回报。”  (马舸)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